您的位置 首页 鼓励资讯

艾伦·帕克:天使与魔鬼

日前写了《阿伦柏加:歌舞与狂暴》,自称没有看过阿伦柏加最后一部影片《铁案悬谜》。李振保君回应指正,原来我在 2003 年明报评过该片 ,本人失忆了。

坦白说,数十年来上班式不停看电影(去年才因社会动乱少映少看了,今年更因疫症,多数时间戏院关门,这是我成为影迷以来前所未有),喜欢的当然难忘,厌恶的也会留下恶劣印象,很多不过不失见惯见熟,就往往写了观感后便很快忘掉,在脑海记忆库自动删除,以免覇占储存空间。因此有时朋友提起某片,说我以前评过,我郄完全忘记。

阿伦柏加有些影片我印象深刻,为什么记不起看过《铁案悬谜》呢?大概因为自己对该片无好感,亦谈不上反感,变成过眼云烟。

其实印象深刻的影片,可能被时间琢磨、记忆加工,弄到时空倒乱起来,很久之后重看发觉很多地方记错了,不是那回事。如果重看的是小屏幕,更比戏院大银幕版大打折扣。幸而近年在电影节看到好几部老牌名片数码修复版,在大银幕放映,观感仍好,有些甚至好过初看的印象。

李振保比我熟悉阿伦柏加全部影片,尤其欣赏《天使追魂》,谈到片中人出卖灵魂给魔鬼(李振保全文甚佳,附录于后)。不禁想到,阿伦柏加在形式上爱拍歌舞与狂暴,实质上对天使与魔鬼最感兴趣,既有天使对抗魔鬼,亦有天使魔鬼合于一身。

当然,不但阿伦柏加如此,很多影片都玩天使与魔鬼或分或合的方程式,简直是世界电影主要桥段之一。阿伦柏加无疑拿手发挥,变化多端,《追鸟》的精神失常主角想做飞鸟,就等于要做天使。

早期德国名片《蓝天使》,迷倒老教授的妖艳歌女,便是像天使的魔鬼。蛇蝎美人的故事,古今中外都甚多。到了八十年代,温韦达斯导演德国片《柏林苍穹下》,则是好天使的经典,片中饱历沧桑、关怀民间疾苦的「老残」男天使,终于只羡鸳鸯不羡仙,爱上马戏团空中女飞人,宁愿下凡做凡夫俗子。

事实上,天堂似乎沉闷,天使不大好做,凡人想升仙,仙人想下凡。堕落天使,甚至天使变魔,反而更有吸引力。 2005 年改编 DC 漫画的美国片《魔间行者 (Constantine) 》, Francis Lawrence 导演,奇诺李维斯饰演驱魔神探就像有魔性的堕落天使,在天上、人间、地狱斗来斗去,是奇诺在《二十二世纪刹人网络》之后,《刹神 John Wick》之前最有魅力的角色。

此外,有些天仙亦是死神,或把死神化为天使,负责带领亡魂离世,西片拍过。毕彼特在 1998 年《情约今生 (Meet Joe Black) 》的角色,就被死神上身,又像迷人的天使。韩国卖座片《与神同行》别出心裁,把东方传统的阴曹地狱加上现代化和西化,勾魂鬼差不再是牛头马面,变为很有型的死神/天使,融合了神与鬼、东与西、古与今,还有当前人间社会的讽喻,构思优异。

说起来,凡是漫画奇侠/超级英雄影片,几乎都是有超能魔力的天使,恶斗大狂魔,而狂魔可能原是天使族。这类方程式玩来玩去,百玩不厌,直至今年才被新冠状肺炎疾症弄到在银幕上消失,暂时无从发威。讽刺的是,天使和魔鬼虽然飞天遁地,搞到天翻地复,好像万能,原来都斗不过极微细的病毒。

疫症对世界电影业打击很大,不知何时才会复元。但等到疫症过后,银幕上肯定又有天使与魔鬼,因为人性当中就有神性和魔性(还有最基本的动物性),而又神中有魔,魔中有神,像《无间道》难以判别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