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鼓励资讯

剧院观后感:《玩转婚前身后事》超抵死

婚礼和葬礼一喜一哀,都是人生重大仪式。影迷大多知道九十年代英国名片《四个婚礼一个葬礼》,叫好叫座,其实以婚礼或葬礼为题材的戏剧、电影早已不少,至于有婚亦有葬的作品,我印象特深是1971年日本大岛渚电影《仪式》,描述一个家族的亲戚,多年来在一次次婚礼和葬礼上聚会,发生恩怨情仇,还涉及日本战后的世代变迁。

「香港话剧团」正在艺术中心寿臣剧院上演《玩转婚前身后事 (A Winter Funeral) 》,是以色列名家汉诺赫列文 (Hanoch Levin) 的黑色喜剧,作于 1978 年,最「抵死」是安排婚礼与葬礼「撞到正」,的确玩转红事白事,对人性自私作出疯狂荒诞的讽刺。

话说一个老母病逝,独生儿子向仅有的亲戚报丧,以免老母身后冷清,无人送殡。然而那家亲戚正要为女儿举办婚礼,隆重摆酒设宴,准亲家来了,几百只鸡也劏了,怎么办呢?

看来以色列的犹太人很注重传统仪式,非常重视婚事丧事。半夜敲门报丧,亲戚家惊醒后不肯开门接讯,还千方百计回避,以免不能举办婚事!

此剧由李国威翻译和导演,冯蔚衡联合导演,「香港话剧团」大批演员合演,尽情冷嘲热讽,又扮鬼扮马,显出人性充满可笑又可悲的百态。事实上汉诺赫列文把剧情编到「飞起」,剧中人不但在寒夜东奔西逃,甚至神话般飞到更严寒的西藏雪山,遇见像僵尸的修道喇嘛。还出现勾魂慑魄的死神,奇在将死之人的魂魄是屁,死神竟然是收屁天使!

于是,婚事男家女家一起逃来逃去,报丧儿子追来追去,又有两个傻头缓跑佬,一个怪鸡教授。总之,为了回避死讯,变出亡命狂奔,而在狂奔中反而死得人多,实在「抵死」到绝。终于举行婚宴,到底是悲是喜呢?

历来苦难多多的犹太人,擅长黑色幽默。《玩转婚前身后事》就极度黑色搞笑,但当然不能要求符合常情常理,全剧故意夸张离谱,喜不喜欢就因人而异。例如老母死后翌日便出殡,是否太急促,难道不可以隔几天?其实安排殡仪和墓地也要花时间、办手续,我想以色列的习俗与效率未必那么快捷,只不过编剧者蓄意要把婚、葬两事撞期吧了。又编到成亲两家狂奔时都死了人,郄弃而不顾,仍然大摆喜酒,真是无可解释。

坦白说,我不喜欢此剧常拿女人大屁股开不文玩笑,而且猛玩放屁。至于剧中人要西藏喇嘛「被自焚」来取暖,这样讽剌人性是否过火呢?

好在演员们都很专业,尽力表现人性丑态,不惜放屁出丑。其中郭静雯演垂危老母格外趣怪,陈煦莉演巴渣准亲家亦改变形象,漫画感突出。好演员就是这样,能美能丑,可正可反,变化多端。今次其他演员都生动,虽然未必有机会真正发挥,但剧坛停演多时,近来才重开舞台,正好热身一下,然后陆续各展所长。

至于本港创作的婚事戏和丧事戏,当然不少。亦有把两者结合得很经典之作,但不是话剧,而是唐涤生编撰的粤剧戏宝《帝女花》,长平公主与驸马周世显在洞房花烛夜服毒殉情殉国,婚礼也是丧礼,非常动人。《帝女花》 1957 年由「仙凤鸣」粤剧团首演,1959年和1976年两次搬上银幕,「香夭」歌曲流行至今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