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鼓励资讯

《顺风.送水》港式荒诞困境

两个做运送工人的青年男子,被困于某大厦的出事电梯内。「顺风」为「淘宝」送货,「送水」运送办公室大胶罐饮用水,在困境中不打不相识,变成同

陈小东编剧的《顺风・送水》,「香港话剧团」正在艺术中心寿臣剧院重演,至本星期日。剧情主要是两人一

今日社会,从事搬运、送货、外卖、速递而至走水货、偷运等「物流」业务的人越来越多,各地电影经常拍到。本港舞台剧也偶有涉及,但以送货员作为主角,印象中我以前没有看过。

剧中「顺风」是纹身汉,似乎威武古惑,还自吹自擂风流快活,女友多多。「送水」相反,内向怕事,活像孤独宅男,一味迷恋日本电子虚拟美少女「初音」。他自然被「顺风」欺凌,甚至拳打脚踢,不过同为电梯受困人,逐渐产生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,于是化敌为友。

根本上,「顺风」外强内弱,只是辛劳又受气的小送货员,并非江湖大佬,而是愤世嫉俗的「废青」,十分不满现实。「送水」并不冲动亦不造作,但内心也充满怨气,打工总是不能长久,唯有自慰常能找到新工,包括只宜大只佬的搬运大水罐,这弱男做起来难免很吃力。

导演陈永泉简练凝聚,对人性与世态的讽喻相当生动。半抽象的布景(叶颖君)与灯光(赵静怡),亦把出事电梯的升降开关显示得灵活有效,现场感颇强。

演员都好,欧阳骏饰演短发纹身不断爆粗口的「顺风」,跟我以前看过他往往演斯文靓仔的形象大有不同,可见他演技多样化了。

「送水」则由两演员轮班,我看的是邓宇廷饰演(另一班是陈娇),他早已凭此剧首演时得到小剧场最佳男主角奖,重演当然贴切熟练。

有两位男女配角亦不俗。奇在吴家良扮演老看更,十足「废老」,他兼演幻觉中的神,身光颈靓又幽默,两角真是天差地别。丁彤欣演富家小姐、初音和白领丽人,亦有真有幻,各有漫画感。另有两个男警员,出场颇妙,但占戏不多。

《顺风・送水》可说是「劳动人民」戏,也是「废青」剧,描述香港基层人物的困境,主要是学历不高的青年,还涉及老看更和一个老母。「送水」常被「顺风」用粗口问候老母,十分悲愤,道出已故老母做洗碗工人很辛苦,不断被老板「问候」,可见基层穷家的辛酸哀痛。

当然,困境之感不限于基层,也不限于香港,目前简直普世都处于困境,世界各地甚多正治、经济而至军事的内忧外患,今年全球更是疫症成灾。

我不知几年前此剧首演时怎样,现在重演显然加工修改,对近今香港情况进一步有感而发,例如讽刺特首林郑,并且借「淘宝」狠嘲DL多假货,剧中还一提「光」字便要闭口,当然暗示可能被以为说「光复香港」,犯了GA法的大忌!

此剧用黑色荒诞幽默含沙射影,并非明言,但正治立场显着并非亲中建制派,亦强调困境中呼救无门的悲情。甚至发生突然死亡,没有明确交代,总之无奈和悲观。

无可否认,香港不满现实的人甚多,演艺界并不例外,社会上正治化撕裂旳情况,看来大概长期不能平息。我不认同此剧的悲观,不明剧中人何以突然死亡,不过在GA法实施后,仍有这类自由发挥的作品上演,我觉得是好事。

希望今后也不会只许主旋律,也应有异议之作,至少容许灰色地带的弹性,过于激进就可能被禁。演艺界怎样随机应变?尚待试探和观望。我不太悲观,因为香港开埠以来,经历过很多禁制与顾忌,始终有各式各样、各门各派的创作。

另一方面,《顺风・送水》关注劳动人民,是比较难得的。不过态度上似乎认为送货属于「低端」工作,形容送货员很可怜,就不及旧粤语片对劳苦大众一视同仁,往往尊重基层劳工,强调职业无分贵贱,主角常会不求虚荣,去做洗衣或苦力,而保持自尊。

实际上,新世纪香港的劳工和技工待遇不差,远胜旧时,洗碗女工也月入过万,老板不能随意用粗口骂伙记。过去很多香港留学生,也曾在欧美唐餐馆洗碗赚钱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

此剧的洗碗老母死得早,很辛酸,未必代表今日的情况。至于搬运工、送货员,有苦亦有乐,收入不一定低过坐冷气办公室的小职员。此剧描述则偏于苦楚一面。

最近看了香港独立新片《夜香・鸳鸯・深水埗》试映,两兄弟提到快餐店洗碗女工时薪五十五元,不必太为老母的生计担忧,颇妙。

其实此片也很关注香港的困境,并且支持「伞运」抗争,还拍到非建制的素人参选区议员。这部四段体影片拍得不错,下月上映,值得留意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